由拍攝尋找 Leica 故事開始,我的 Leica 體驗都是限於朋友們借出的 M 機,時常短暫的體驗原因是我還沒有機會擁有一部 Leica M 機。時常糾結入手與否之間明顯因為 M 機是我想要的東西,不是我工作上需要的,但這想法慢慢地改變了。這我們往後再說。不過,說到長期體驗 Leica,最近我有機會使用一部 Leica 的 Point and Shoot 相機 – Leica X 系列的 X-E。

簡單介紹一下此機器,發文這刻這相機已經推出有 6 年的時間。但為什麼我題目會寫 8 年機呢?因為這 X-E 雖於 2014 年推出,但其實內裡是一台 Leica X2 。只是 Leica 將 X2 外殻重新包裝變成 X-E 再推出市場,所以我認為技術上它是一部八年前推出的相機。

為什麼我會選擇 X-E?

本身是對於 Point and Shoot 相機有一種情意結。尤其我心底很喜歡 Snap,簡單說就是很喜歡什麼都拍下。廣東話表達的話「乜鬼嘢都影」。所以 Point and Shoot 一向是我自用的首選。而年初朋友借出 Ricoh GRII 相機後,我才想到小巧的 APS-C 片幅的相機會是一個不錯的日常 Snap 選擇。試用 GR II 之後,爬文發現與 GR II 同代的 APS-C Point and shoot 相機原來還有 Leica X1 或 X2,這又多一個理由驅使我去試用 Leica 的 Point and Shoot 相機。其實除了 X2,Leica 在 2012 年推出 X2 之後有繼續推出其他 X 系的相機,鏡頭也變得更大光圈,可是機身呎寸上就大了一個呎碼,Point and shoot snap 機來說,X2 的呎寸還是比適合我心意。

關於 Ricoh GR II 體驗:

Leica X-E 長期試用感想:

首先這幾個月的試用,令我印像最深的不是相機控作上的感覺。而是每次我掛這部相機在身上或拿在手上拍照的時候,別人都以為這是一部 Leica 新推出的相機。他們的評語大多是機身的配色得宜又不至於太玩具相機的感覺,看上去不管有沒有紅點加持都是有種高貴感。這是我意料不到的,當然,大家都知道,這系列相機在推出之時的確是同級中的貴價品。

在操作上,試用時一直都要提醒自己這是一台八年前推出的相機,不能用現代相機的思唯去控制它。尤其我們已經被 SONY 黑科技竉壞的這一代。用 Point and Shoot 相機影 snap,對焦一向是很重要的一環,這 Leica X-E  以現時的標準當然是慢到不能再慢,但就發現內𥚃人面對焦的功能比想像中的好。而 11 點自動對焦的反應及相機判斷選擇對焦的地方實在是太難預測。所以我基本上只有用 1 點對焦及手動對焦來拍照。

另外一個有趣的地方,畢竟這些年來影相已經習慣把眼睛靠上觀景器,有時候不自覺就將 X-E 靠上臉上,才驚覺自己又做了一次蠢動作。不過這就令我注意到,這台小小的機器其實是可以配上電子觀景器 EVF。因此我又在網上找到了原廠 EVF 的代用品,就是 OLYMPUS 的 EVF,其實 Leica 當年也是找 OLYMPUS 代工生產 EVF,聽說至今還有很多人找這款配件,因為連 M 系的 M240 也能使用。再說,這文章不是詳細的相機 review,畢竟這麼舊的機器網上要找到評測也不難,我也不詳述硬件了,直接看看我用這部相機拍出來的照片更實際。

作為 Snap 機,我現時的習慣是設定了對焦距離大概 1-2米左右。光圈通常收細至 f/4-f/8 之間或者用 Sunny 16 rule 去拍照。又發現減去了自動對焦的時滯後,Leica X-E 的反應其實都算不錯。那自動對焦是不是不能用呢?當然可以用,但用這部 X-E 相機時記得要給它一點耐性。

始終入為 snap 機我對它的要求沒有太多,用 RAW(DNG)+ JPG 設定是我的習慣,驚訝的是它處理 JPG 的能力比相像中強,RAW+JPG 設定只當作買個保險,想想,畢竟我們用 iPhone 影 snap 都不會用上 RAW 格式,這 APS-C 片幅的相機對於 snap 用途真的是綽綽有餘。以下的相片是用機身直出 JPEG 再經 Adobe Lightroom CC 壓縮至 Web Friendly 的格式。

Leica X-E color JPEG

Leica X-E black & white high contrast JPEG

以上相片大部份以 ISO 400,光圈 f/8-f/16 之間,快門 1/500 來曝光,在我來說,Leica 這部 X-E,推出已經八年的相機於影像處理上,用 JPEG 直出後再壓縮依然能保留街道、建築物及物件上的 Texture 紋理,解像力實在是出乎意料,令我更加期待即將來到我手上的 M 機,再開拓新眼界。